使用意识不高;三是在管理上也会遇到难题

2020-06-10 03:00

不过也有网友认为,aed设备是一种利用率极低的公共设施,这和健身设施不一样,等于是政府为一个极低利用率的设施买单。比如网友“老客”的观点就很有代表性:“若相关人力物力得不到匹配,百姓的急救意识没有提高,贸然推广就是一种公共资源浪费。”

但当钱报记者来到定安路地铁站时,在在乘客可达的区域里绕了一圈,看见了不少火警报警装置和紧急停车按钮,就是没看见aed。后来询问才得知,aed被放置在工作人员区域,一般人并不能接触到。

昨天下午,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国内t3航站楼,钱报记者见到了问询台的左侧竖着一个约30厘米高、20厘米宽的不锈钢盒子。盒子被锁住了,透过玻璃看,里面亮黄色电话机大小的仪器,正是aed。

鲁美丽说,“其实,aed就像灭火器一样,我们希望一辈子也用不上它,也不希望大家想要它的时候,找不到它。”

对此,浙江省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杨建华则认为,aed目前价格高昂,依靠公共财政去铺展推广,还需要慎重考虑,公共财政的使用、公共政策的制定还需要通过全面充分的公共讨论。“现在还应该以提高市民的急救意识和加强急救知识技能培训为主。”

鲁美丽告诉钱报记者,这15台aed在安装后,都没有被使用过。“马上,两年保质期的电极片都要过期了。”

据统计,急性心肌梗死,是导致猝死的第一原因,约占心脏骤停总数的80%以上。“这时候健全的急救专业体系建立很重要,包括民众急救知识技能培训和公共aed急救设备的设置,这需要政府和全社会共同努力。”

浙江省人民医院心胸外科副主任崔勇在接诊时发现,近年来,冠心病的发病从老年往青壮年发展,现在三四十岁的都有患病。“不好的工作习惯和生活习惯,使得青年人患病率提高,更可怕的是,青年人以为自己健康,有问题不检查,一旦发病猝死几率非常高。”

那有人心脏骤停怎么办?倪小红说,“之前就有遇到过,但是一般人看见会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。另外,每个航站楼都有一名急救人员驻守,并且我们急救中心内也有aed,比较先进,带监护的。我们带着设备前往急救,比打开这个盒子自救更快。”

2014年底,杭州云林公益基金会捐赠了15台自动除颤器,安装在杭城的一些公共场所。

“这两年我们一直在做aed的推广工作,但确实也遇到不少困难。”一是成本昂贵,一台进口aed价格高达近4万元,大面积铺开费用难解决;二是人们急救知识缺乏,使用意识不高;三是在管理上也会遇到难题。

那为何aed鲜少被使用呢?倪小红觉得,很多人是“害怕”。倪小红说,“普通市民遇到需要急救时面对这样一个设备,应该不敢轻易尝试。”记者随机采访的旅客也是先表示不认识机器,知晓后也称不敢轻易使用。

目前有不少声音在呼吁政府增加aed在公共场合中的投入。但是有人也质疑,aed昂贵,大面积铺开,使用率不高,浪费资源。

杭州市急救中心医教培训科科长鲁美丽说,这15台aed,3台分别放在萧山国际机场的三个航站楼的问询处,2台在杭州地铁的定安路站和钱江路站,市民中心有2台,灵隐寺景区内有1台,其他分布在几家企业和小区。

鲁美丽说,aed在这些场所的使用率低,可能也和现场没有遇到猝死案例有关。

其实aed的使用并不困难,放置在公共场所的aed都是傻瓜式的,没经过培训的人都可以使用。倪小红也给钱报记者演示了一次,在使用时aed都会语音提醒步骤,根据提示操作,确实简单。

机场应急保障部急救中心副经理倪小红说,“这个设备要上万元,如果不上锁,可能会弄丢。但如遇紧急情况,问询台可以帮忙打开。”

尽管杭州在2015年开始实施《杭州市院前医疗急救管理条例》,里面说“具备急救专业技能的公民对急、危、重伤病员按照操作规范实施紧急现场救护,其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,不承担法律责任”。“虽然有免责条款,但对于社会大众在实际抢救时,还是会存有疑虑,不会贸然施救。”鲁美丽说。